地产下行压力显现 生产回升难言企稳

2019-08-06 07:20:22 来源:李勇宏观债券研究 作者:李勇 付昊 易尚展示大赚16%方法免费分享

  报告摘要

  观点

  进出口数据:6月以美元口径计算的出口增速收于-1.3%,低于前值。出口下行趋势符合预判,但数据上略好于预期值。进口降幅略有收窄,压力依旧内需疲敝。6月以美元计算进口增速由5月的-8.50%回升至6月的-7.30%,降幅收窄与我们预判的方向相一致。

  经济数据:2019年1~6月固定资产投资累计同比增长5.8%,较1-5月上升0.2个百分点。具体来说:6月房地产、制造业以及基建(不含电力热力水)累计增速分别为10.9%、3.0%、4.1%。与上月相比,制造业、基建增速回升、房地产投资增速有所回落。6月社零继续走高,收于9.8%。6月工业增加值收于6.3%,较5月上升1.3个百分点,回升程度远超预期。

  金融数据:2019年6月新增人民币贷款1.66万亿,同比少增1786亿。6月信贷整体表现相对较差,预计与内需疲敝相关。2019年6月当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2.26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多7723亿元。而从存量口径(最新口径)来看,社融存量同比增长10.86%,增速较上月回升0.26个百分点。

  物价数据:6月CPI同比2.7%,持平于5月,6月环比收于-0.1%,增速较5月下降0.1个百分点。本月CPI与5月持平为2.7%,未超过3%符合预期,6月CPI保持高位主要系食品项回升与基数效应所致。6月PPI同比收于0%(我们预测0.1%,相差不大),较5月下行0.6个百分点。6月PPI环比收于-0.3%,较5月回落0.5个百分点。

  外汇储备数据:中国6月外汇储备31192.34亿美元,前值31010亿美元,环比增加182.3亿美元,上月为环比增加60.51亿美元。6月外汇储备受欧元英镑贬值和日元升值带来的汇率折算因素影响为正。6月外汇储备投资资产美日英欧国债收益率均有所下降。

  财政数据:6月份,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7927亿元,同比增长1.4%。6月单月财政收入增速同比上升,税收收入降幅收窄、非税收入大幅上涨具有助力作用。6月份,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30515亿元,同比增长5.60%。6月财政支出同比增长5.60%,较5月有所回升,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季末财政支出较高的特点。

  工业企业利润:2019年7月27日,国家统计局公布2019年1-6月工业企业利润:2019年1-6月,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总额29840.0亿元,(可比口径)同比下降2.4%,较1-5月微幅扩大0.1个百分点;6月当月工业企业利润增速为-3.1%,前值1.1%,单月增速回落4.2个百分点。

  风险提示:PPI可能跌入负区间,财政收支压力较大,下半年财政发力可能会受到约束。

  正文

  1. 6月数据回顾

  【东吴固收李勇·6月数据回顾月报】地产下行压力显现,生产回升难言企稳

  【东吴固收李勇·6月数据回顾月报】地产下行压力显现,生产回升难言企稳

  【东吴固收李勇·6月数据回顾月报】地产下行压力显现,生产回升难言企稳

  2. 国内宏观经济跟踪

  2.1. 进出口数据

  2。1。1。 出口

  6月以美元口径计算的出口增速收于-1。3%,低于前值。出口下行趋势符合预判,但数据上略好于预期值。我们预判:6月出口下行原因有三:第一、受G20峰会中美重启贸易谈判的利好消息影响,5月的“抢出口”效应有所减弱。第二、外部环境整体较为疲敝、外需不足是6月出口下行的主因,反映在数据上表现为6月出口的实际数值不及5月的水平(2015年以来的历史数值显示6月出口数值一般都高于5月)。第三、基数相对较大也对出口下行有一定助推作用。

  分国别具体来看,外部环境疲敝依旧,发达国家PMI整体下行,美国PMI水平由5月的52。1%下落至6月的51。7%,日本PMI水平由5月的49。8%下降至6月的49。3%,欧洲PMI水平由5月的47。7%小幅下降至6月的47。6%,英国PMI水平由5月的49。4%下降至6月的48%,仍是降幅最大的。中间经济体PMI水平整体趋平,香港PMI水平由5月的46.9%上升至6月的4.79%,韩国PMI水平由5月的48.4%下降至6月的47.5%。发展中经济体PMI水平整体呈现下降趋势,仅巴西、南非和越南PMI水平逆势上涨,巴西PMI水平由5月49.3%上涨至49.7%,南非PMI水平由50.2%上升至51.0%,越南PMI水平由52%上升至52.5%,印度、俄罗斯、印尼、马来西亚PMI水平分别收于52.1%、48.6%、50.6%和47.8%。因此整体看,外部经济状况仍较差,特别是发达经济体(占出口占比较大)的持续恶化对出口负向影响较大。

  2.1.2. 进口

  进口降幅略有收窄,压力依旧内需疲敝。6月以美元计算进口增速由5月的-8.50%回升至6月的-7.30%,降幅收窄与我们预判的方向相一致。进口增速降幅收窄的因素预计有二:第一、2018年6月的进口的水平相对较低,基数效应对2019年6月增速回升有所助力。第二、减税降费等逆周期调控措施对企业盈利有一定助力。但本月进口增速依旧保持在-7%左右的低位,显示内需疲敝态势依旧未变。结合PMI生产、出厂价格以及6月PPI的表现来看,短期内需疲敝格局难有改善,预计后期进口增速仍将保持在相对较低的波动区间。

  从进口国别数据上来看:各国进口的占比没有大的变动,中国对欧盟的进口占比依旧是最高的,6月占比达13。77%。而从增速上来看,中国对各经济体进口增速下行为主,仅对欧洲、日本、俄罗斯的进口增速有较大幅度上升,6月增速分别收于8。55%、-5。02%、26。09%,而对南非、印度的进口增速有较大幅度下降,分别收于-26。47%、-25。49%。在进口的产品方面:6月主要商品的进口增速整体较5月有所上升,其中对汽车和汽车底盘(87.71%)、原油(15.22%)的增速均在10%之上。

  2.2. 经济数据

  2.2.1. 固定资产投资

  2019年1~6月固定资产投资累计同比增长5.8%,较1-5月上升0.2个百分点。具体来说:6月房地产、制造业以及基建(不含电力热力水)累计增速分别为10.9%、3.0%、4.1%。与上月相比,制造业、基建增速回升、房地产投资增速有所回落。

  1~6月制造业投资累计同比有所回升,增速收于3。0%,较前值回升0。3个百分点,预计其未来一段时间依旧在低位附近徘徊,我们分析其原因有五:第一、中小企业融资情况没有实质性地转好。第二、高新制造业发展势头强劲,受到国家财政以及投资的支持,预计未来会对传统制造业造成冲击。第三、企业盈利状况持续低迷,商品价格、中原油等数据有所下行,制造业扩张劲头不足。第四、中美贸易战对制造业带来持续负面影响。第五、考虑到去年同期制造业的基数效应,以及制造业的库存周期等因素,总体预期制造业年内回升预期不大。

  1-6月房地产累计同比为10.9%,较1-5月回落0.3个百分点,但其仍保持高位,原因预计有二:第一、地产融资方式受到限制,融资不足对投资增速回升形成制约。第二、6月三、四线城市地产销售相对较差,对地产投资形成拖累。展望后期:房地产投资仍有下行压力,其原因可能有二:第一、近期房地产融资方式受到限制。第二、商品房销售面积下降1.8%,房屋竣工面积和土地购置面积下降,前期开工持续影响也在不断消退。

  1-6月基建增速(不含电力热力水的分项)收于4。1%,较前值回升0。1个百分点,对于后期基建增速我们持相对悲观态度。原因有二:第一、地方政府专项债发行量相对有限,预计7、8、9月对基建支持力度不足。第二、专项债多数集中在土储、棚改,专项债新规可发力的空间相对有限。

  2.2.2. 消费

  6月社零继续走高,收于9.8%,6月社零继续回升的原因主要有:第一、必需品的消费增长明显,日用品增速回暖,中医药、饮料和粮油食品的同比虽有回落但是依旧保持高位。第二、汽车消费6月大幅回升,6月汽车零售额同比增长17。2%,主要是由于国五去库存的影响,刺激了汽车消费。展望后期:5、6月消费保持了较好的上升态势,但楼市以及原油市场下半年压力依旧较大,这两大市场会对消费整体产生拖累,预计消费后期难以持续保持高速增长。

  2.2.3. 工业增加值

  6月工业增加值收于6.3%,较5月上升1.3个百分点,回升程度远超预期。我们判断6月工业生产超预期回升原因主要有二:第一、基数效应助力,去年6月工业生产整体以及制造业工业增加值均为相对低位,基数效应对今年生产回升有一定助力。第二、三大行业中,制造业对生产拉动最强(1.3个百分点的增幅中,制造业拉动约1.08个百分点),显示下游行业确有一定程度的回暖。但7月目前高频数据中耗煤、高炉开工数据均有所下行,预计生产高速增长后期难以持续。同时我们发现近11年以来,截至目前42个季度里面有24个季度季末工业增加值增速大于前1个月的工业增加值增速,17个季度工业增加值增速小于前1月的工业增加值增速,较多数季末工业增加值有这样跳增的现象,特别是2季度季末这样的特点尤为明显。

  2.3. 金融数据

  2。3。1。 信贷

  2019年6月新增人民币贷款1.66万亿,同比少增1786亿。6月信贷整体表现相对较差,预计与内需疲敝相关。从部门来看:居民部门贷款增加7617亿元,比去年同期增加544亿元,其短贷和中长贷分别同比多增297亿和多增224亿;企业部门贷款增加9105亿元,其中短期贷款、中长期贷款分别新增4408和3753亿元,长期贷款的占比小于短期贷款的占比显示贷款结构有所恶化,预计这与“包商”事件之后,商业银行避险情绪有所强化。同时、受贸易战、内需疲敝等因素影响,制造业行业获取长期贷款的能力较差。预计下半年央行将扩大对制造业长期贷款的额度,对房地产行业的贷款将受到抑制。

  2.3.2. 社融

  2019年6月当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2.26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多7723亿元。而从存量口径(最新口径)来看,社融存量同比增长10.86%,增速较上月回升0.26个百分点。从社融各分项来看,6月地方政府专项债对社融拉动为1。36个百分点,较5月回升0。12个百分点,预计与地方政府专项债加速发行相关。除此之外、非标三项拉动值也较5月有所回升。展望三季度、受基数效应以及地方政府专项债发行额度有限的限制,预计社融存量的增速将有所回落。根据我们的测算,9月将至下半年的最低位10.58%,与我们判断3季度基本面承压的观点相一致。

  2。3。3。 M2

  2019年6月M2同比增速为8.5%,与5月持平。整体来看6月M2增速符合预期。M2持续稳定原因可以归为:一是银行贷款较快增长,二是银行债券投资增速较快,三是商业银行表外资金降幅趋缓,银行派生资金能力有所增强。根据我们的预判,出于对冲经济下行、缓解流动性分层加剧、降低负债端成本等原因,预计后期央行对资金面仍将维持呵护态度,M2增速后期仍将保持相对高位。

  2.4. 物价数据

  2.4.1. CPI

  统计局公布的CPI数据显示:6月CPI同比2.7%,持平于5月,6月环比收于-0.1%,增速较5月下降0.1个百分点。具体来看:从同比角度看,食品项同比为8。3%,较5月上行0。6个百分点。非食品项同比为1.4%,较5月下行0.2个百分点,食品项系主要上行分项。环比角度上,6月CPI环比-0.1%,从大分类上来看,食品项的环比收于-0.3%,低于5月环比增速0.5个百分点。非食品项环比收于-0.1%,,低于5月环比增速0.1个百分点。CPI呈现同比持平、环比下降的状态,食品项对CPI上行的助力相对较强。

  本月CPI与5月持平为2.7%,未超过3%符合预期,6月CPI保持高位主要系食品项回升与基数效应所致。其一,食品项价格回升,尤其是猪肉和鲜果起到强支撑作用。其二,去年6月CPI同比基数较低,翘尾为全年最高水平,6月CPI同比涨幅中翘尾效应为1。5个百分点,新涨价影响1。2个百分点,预计三季度CPI同比不会超过6月的水平(2。7%)。

  2。4。2。 PPI

  6月PPI同比收于0%(我们预测0。1%,相差不大),较5月下行0。6个百分点。6月PPI环比收于-0。3%,较5月回落0。5个百分点。6月PPI的同比环比双双回落,我们分析原因有四:第一、国际油价下跌是6月PPI涨幅回落的重要推手,布伦特原油现货价由5月的71.2美元/桶降至6月的64.24美元/桶,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比上月回落8.5个百分点。第二、钢材供应过剩,钢材产量同比增速连续三月突破11 %,黑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回落2.4个百分点。第三、经济基本面疲软,需求走弱对PPI涨幅回落也有一定影响。第四、巴西狂矿山灾害影响下铁矿石供给减少、价格升高,黑色金属采选业价格上涨18.5%,涨幅较上月扩大4.3个百分点。据测算,在6月份PPI同比持平的涨幅中,去年价格变动的翘尾影响约为0。3个百分点,新涨价影响约为-0。3个百分点。

  2。5。 外汇储备数据

  中国6月外汇储备31192.34亿美元,前值31010亿美元,环比增加182.3亿美元,上月为环比增加60.51亿美元。中国6月末为22437。12亿SDR,5月末外汇储备22509。88亿SDR,环比下降。6月末为6194万盎司,5月末黄金储备6161万盎司,环比增加。

  6月外汇储备受欧元英镑贬值和日元升值带来的汇率折算因素影响为正。6月美元指数震荡下跌,由5月末的97.77下跌1.61%至月底96.19。6月份日元对美元小幅升值,欧元和英镑分别对美元贬值1.17%和0.25%,整体来看,6月美元指数小幅下跌,欧元和英镑贬值对外汇储备的影响偏正面。

  6月外汇储备投资资产美日英欧国债收益率均有所下降。6月,全球债市收益率下降明显,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从2.14%降至2.00%,下降14BP;10年期国债收益率由2.07%降至2.00%,下降7BP,英国国债收益率下降约0.87BP,日本国债收益率下降6.8BP,欧元区公债收益率下降11.5BP。资产价格整体有所回升,其中占中国外汇储备比例较大的美债收益率继续下降,英债、日债、欧元区公债收益率继续保持下滑趋势。美财政部最新TIC报告显示,4月中国再度减持75亿美元美国国债,连续第七个月减持美债,但仍为美国第一大债权国。中国持有的美国国债规模降至11130亿美元,为2017年5月以来最低水平。美国第二大债权国日本减持141亿美元美国国债,持有规模降至10640亿美元。美国国债利率大幅下降对外汇储备有较大贡献,叠加6月美元指数转而下跌,总体来看,估值效应为正。

  2。6。 财政数据

  2.6.1. 财政收入

  6月份,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7927亿元,同比增长1.4%。其中,税收收入13931亿元,同比下降5.99%;非税收收入3996亿元,同比上升39.63%。1-6月累计,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07846亿元,同比增长3.4%。其中,中央一般公共预算收入51589亿元,同比增长3。4%;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本级收入56257亿元,同比增长3。3%。全国税收收入92424亿元,同比增长0.9%;非税收入15422亿元,同比增长21.4%。

  6月单月财政收入增速同比上升,税收收入降幅收窄、非税收入大幅上涨具有助力作用。税收收入方面:占比较大的增值税收入累计同比回落至5.9%,但回落幅度较5月大幅下降,一定程度上支撑了财政收入。非税收入方面:其中,国有资本经营收入2203亿元,增长3。4倍;国有资源(资产)有偿使用收入4416亿元,增长18。3%。上述2项合计增收2388亿元,占全国非税收入增收额的88%。上半年非税收入增长较快主要是因为,为支持企业减负,中央和地方财政多渠道盘活国有资金和资产筹集收入弥补减税带来的减收。非税收入保持高位以及税收收入降幅收窄,助力财政收入增速回升至正区间。受减税降费政策影响,财政收入较去年同期大幅回落,18年1-6月公共财政收入累计同比10.62%,19年1-6月公共财政收入累计同比3.4%。7月15日,国务院总理在主持召开经济形势专家和企业家座谈会时强调将坚持积极财政政策和稳健货币政策,扩大有效投资,同时要切实兑现全年减税降费近2万亿元的承诺,稳定企业预期。预计后期积极的财政政策基调不会变,减税降费政策会持续贯彻落实。

  2。6。2。 财政支出

  6月份,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30515亿元,同比增长5。60%。其中中央一般公共预算本级支出3451亿元,同比增长0.73%;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支出27064亿元,同比增长6.25%。1-6月累计,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123538亿元,同比增长10.7%。其中,中央一般公共预算本级支出16890亿元,同比增长9。9%;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支出106648亿元,同比增长10。8%。

  6月财政支出同比增长5.60%,较5月有所回升,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季末财政支出较高的特点。6月财政收入增速回升至正区间,相较5月,6月财政收入对财政支出有一定支撑作用。6月财政支出的增长率仍然超过财政收入的增长率,说明财政政策依然比较积极。从中央一般公共预算本级支出来看,6月同比增长0.73%,5月、4月和3月同比分别为5.30%、15.51%和13.50%。从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支出来看,5月同比增长6。25%,5月、4月和3月同比分别为1。39%、16。04%和15。65%。6月中央一般公共预算本级支出较5月大幅回落,地方财政支出转而上升,主要系地方一级政府部门支出增加。

  2.6.3. 政府性基金

  收入:1-6月累计,全国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31781亿元,同比增长1.7%。分中央和地方看,中央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1989亿元,同比增长3.5%;地方政府性基金预算本级收入29792亿元,同比增长1。6%,其中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下降0。8%。国有土地使用出让权收入累计值继续下降,但降幅较前5月收窄,说明6月国有土地使用出让权收入有所好转,主要系近期房企拿地增多。由于土地使用出让权收入在全国政府性基金收入中占比较大,也推动全国政府性基金收入回升至正区间。展望下半年:首先,7月12日发改委778号文指出,“房地产企业发行外债只能用于置换未来一年内到期的中长期境外债务”,房地产企业融资受到限制,可能会制约拿地需求,从而拖累土地出让收入。其次,房地产销售后期可能难有较大起色,房地产投资6月下行。同时房住不炒的政策基调没有变,预计下半年土地出让收入不会有较大幅度回升,增速可能会跌入负区间。整体来看,下半年政府性基金收入可能低位徘徊,甚至跌入负区间。

  支出:1-6月累计,全国政府性基金预算支出37150亿元,同比增长32。1%。分中央和地方看,中央政府性基金预算本级支出874亿元,同比增长8.1%;地方政府性基金预算相关支出36276亿元,同比增长32.8%,其中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安排的支出增长11.5%。土地出让收入安排的支出同比较5月回落,主要系棚改政策导致今年棚改数量下降比较显著。展望下半年,政府性基金收入难有较大回升,制约政府性基金支出。

  2.7. 工业企业利润数据

  2019年7月27日,国家统计局公布2019年1-6月工业企业利润:2019年1-6月,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总额29840.0亿元,(可比口径)同比下降2.4%,较1-5月微幅扩大0.1个百分点;6月当月工业企业利润增速为-3。1%,前值1。1%,单月增速回落4。2个百分点。

  具体分析如下:

  价格下行外需疲敝,利润单月增速转负。2019年1-6月工业企业利润累计增速的降幅扩大,单月增速大幅回落,其原因主要有三:第一、6月PPI同比增速继续下行(收于0%),叠加5月美方加征的部分关税在6月落地加重企业成本,二者共同作用拖累企业利润。第二、6月出口增速转负,外部环境疲敝。近期多个经济体央行宣布降息,外需疲弱,对企业生产相对不利。第三、内需回暖动力不足,地产投资增速下行,制造业投资增速持续低位,基建回暖力度不及预期,消费(除汽车市场外)回暖动力不足致使企业盈利能力减弱。

  营业收入增速下行,减税助力成本下降。1-6月公布的数据显示,企业营业收入与营业成本增速较上月均有所下降。其中1-6月营业收入增速收于4.7%(前值5.1%)、营业成本增速收于5.0%(前值5.4%)。从定量角度来看: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每百元主营业务收入中的成本和费用合计为92.99元,比2019年5月下行0.01元,显示总体成本6月下降,但降幅不大。其中,每百元主营业务收入中的成本为84.33元,同比增加0.22元;费用为8.66元,同比增加0.21元。从今年2月以来,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每百元主营业务收入中的成本和费用连续5个月下行,成本下行显示减税降费效果仍然存在。

  杠杆同比有所下降,国企、私企环比略升。6月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资产负债率为57。0%,小幅回升0。2个百分点。其中,国有控股企业资产负债率为58.50%,环比上升0.2个百分点;私营企业5月资产负债率为58.30%,环比4月上升0.2个百分点。下游拖累盈利,上、中游环比回升。根据统计局公布的数据,上游采矿业实现利润总额2838.6亿元,同比增长4.2%;中游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生产和供应业实现利润总额2393。1亿元,同比增长9。0%;下游制造业实现利润总额24608.3亿元,同比下降4.1%。下游盈利能力减弱是造成工业企业利润下行的重要原因。

  库存短期被动去库,周转加速回款改善。6月工业企业产成品库存同比增长3。5%,增速较上月下行0。6个百分点,同时6月工业增加值较5月较高,需求有所回升,对应于被动去库存。虽然被动去库一般对应行业复苏阶段,但一方面,6月生产回暖有基数效应影响,后期生产仍将有回落的可能;另一方面,表现较好的行业集中在上游行业,下游行业复苏动力不足。因此整体来看,这一轮的库存周期仍未达到复苏回暖的拐点。周转方面:6月产成品周转天数17.2天,较前值减少0.3天,同比增加0.8天;账款回收期54。4天,环比下降0。5天,同比增加0。9天。周转周期与回款天数较上月有所改观,同比出现分歧。

  3. 总结

  整体来看,6月经济基本面依旧疲软,下行压力仍在。具体来看:

  进出口数据方面:出口方面:各经济体需求持续走弱,外部环境压力仍大,而中美贸易战重启谈判,抢出口效应衰退,不确定性仍然存在。下行压力依旧存在,预计出口难有回暖。进口方面:内需下行风险依旧,投资、消费以及社融增速三季度将有所下行,CPI、PPI也同样有下行风险。因此预计进口增速在后期将维持低位波动态势。

  经济数据方面:整体来看,6月工业增加值超预期增长,社零维持回升态势,固定资产投资整体好转,仅房地产有所下降。展望后期:我们认为3季度经济下行压力仍大,投资方面:地产已开始显现下行趋势,制造业回暖受制于PPI低位波动、基建则受财政支持不足限制,截至目前内外均疲态势未变,预计生产、消费回暖趋势同样难以延续。

  金融数据方面:(1)信贷方面:6月信贷较5月增加,但企业信贷结构恶化,预计这与“包商”事件之后,商业银行避险情绪有所强化。同时、受贸易战、内需疲敝等因素影响,制造业行业获取长期贷款的能力较差。预计下半年央行将扩大对制造业长期贷款的额度,对房地产行业的贷款将受到抑制。(2)社融方面:展望三季度、受基数效应以及地方政府专项债发行额度有限的限制,预计社融存量的增速将有所回落。(3)M2: 出于对冲经济下行、缓解流动性分层加剧、降低负债端成本等原因,预计后期央行对资金面仍将维持呵护态度,M2增速后期仍将保持相对高位。

  物价数据方面:CPI方面:鲜果价格后期持续回升空间相对有限;猪肉价格目前看仍有上涨的可能,但受翘尾效应下行等因素影响,预计三季度CPI同比不会超过6月的水平(2.7%)。PPI方面:一方面、全球经济疲敝态势依旧,美联储7月降息预期浓厚,原油价格回升动力不足。同时铁矿石价格回升虽然会提升开采行业价格,但同时也会加重下游行业的成本,在下游整体需求不足的情况下,对全行业整体PPI回升助力不足,预计3季度PPI同比将跌入负值波动区间。

  财政数据方面:从财政收入角度,预计财政收入三季度难有较大幅度回升。短期内减税降费以及土地出让金难有较大幅度回升是财政收入后期存在下行压力的主因。长期来看,减税降费效果逐渐显现,税基可能会提高,税收收入会因此而提升。财政支出角度,预计下半年财政政策会继续发力。而下半年财政收支压力有所加大,地方政府专项债余额所剩不多,弥补收支缺口效果可能会受到限制。若要财政政策继续发力,我们认为有以下两种可能:一种是提升赤字率的水平,提高赤字补充资金弥补收支缺口;另一种方式就是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的发行量,弥补收支缺口。具体政策如何调整,仍需等待政治局会议定调。

  工业企业利润数据方面:总体上看:工业企业利润的表现仍符合我们的预期,6月工业企业利润下行与PPI增长乏力、内外需下行有关。展望后期: 预计三季度PPI继续回落,PPI同比将跌入负值。内需方面:地产投资受融资受限、销售不足、政策收紧等因素影响,有下行趋势;基建受财政约束,回暖程度相对有限。整体内需(尤其是下游行业)短期内缺乏回暖的动力。外部环境压力同样较大,全球降息潮汹汹而至。综合分析,预计企业盈利短期内难有明显好转,需着重关注减税降费的效果。

  4. 风险提示

  PPI可能跌入负区间,财政收支压力较大,下半年财政发力可能会受到约束。

关键词阅读:地产下行

责任编辑:卢珊 RF10057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精彩推荐
30年国债成交活跃对债市意味着什么?

2019-08-17 11:40:52来源:屈庆债券论坛

九洲转债申购价值分析:小规模低评级 打新可以一试

2019-08-17 11:24:22来源:岳读债市

突发!将迎来利率市场化最后一程 lpr并轨及市场化

2019-08-17 11:17:52来源:票友—票据圈儿那些事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
甘肃快三 新浪彩票 江苏福彩 甘肃快3 江苏福彩 甘肃快3 江苏福彩 甘肃快3 甘肃快3 江苏福彩 甘肃快三 新浪彩票 江苏福彩 甘肃快3 江苏福彩 甘肃快3 江苏福彩 甘肃快3 甘肃快3 江苏福彩